一个肉松品牌和一个爱情故事

2019-01-16 来源:今日河南网

 

  偶然间从友人那里获悉,宁波南塘老街上有一家只做最健康最优品质的“鹿港大施”肉松店,该店创始人施建全先生在台湾的家族是台湾肉松界的翘楚,已经传承了一百多年;而且,这里面还柔和着施建全先生和许琳女士一段如同肉松般香甜的爱情故事。我的心里便不由自主地涌动着想一睹“鹿港大施”的“庐山真面目”,想一品“鹿港大施”肉松的美妙,想一解他们美好的爱情故事。

  一个冬日的下午,我信步来到位于南塘老街上的“鹿港大施”肉松店。在门口,我驻足浏览,淡淡的金银色的霓虹灯把个用木料精制而成的颇显鹿港特色的门面装点得格外温馨,透过临街的净洁明亮的窗户,让我一目了然察看到里面肉松制作的全过程,一阵舒心、安心,还有那么一种温馨满满地涌上了我的心头。

  进门,动听的乐曲伴随着阵阵沁人心脾的肉松香味肆无忌惮地迎面袭来,四周满眼的各色各样包装精美的肉松在淡淡的灯光折射下,散发着令人呯然心动的光泽。

  这当儿,施建全先生和他的爱人许琳女士笑吟吟地走出来。他们陪同着我边参观肉松产品、边介绍“鹿港大施”的渊源。在他们平和的讲解中,我了解了“鹿港大施”的前生今世。

  相传十九世纪的中后期,在台湾省彰化县的鹿港镇上的一个小村,这个村不大,就五十来号人,绝大多数姓施。这里山青水碧,小孩聪明活泼,大人们精神抖擞,整个村子洋溢着欢乐祥和的气氛。村民们都说,这要归功于“肉松施”的“长寿之松”,使得村子里的民众健康快乐。

  “肉松施”是施氏家族的代名字,由于施家制作的肉松是百年传承的特别而自然的工艺,使得肉松呈现出自然的“香酥”,因而深受人们喜爱。久而久之,人们习惯地把他们家称之为“肉松施”,只知道“肉松施”的肉松是天底下最美味的食物,只知道“长寿之松”是“肉松施”的匠心所作。多少年来,“肉松施”名声如日中天,就连祖国大陆去台湾旅游的旅客也会慕名而求。面对大量求购者,施氏家族为了保证品质,不得不限量供应,但也即刻售韾。

  当我问及施建全出于何因离开温馨又美满的大家庭而到宁波单打独斗?施建全沉吟片刻,微微笑道:“祖上的‘要做世界上最好的肉松’的精神鼓舞着施家的一代又一代,因而每一位施家后代总在想方设法要把祖传的肉松品质完美无缺地传承下去。”

  正因为如此,对于从小就耳濡目染家族世代从事肉制品精加工,从小就掌握了制作肉松的好手艺的施建全来说,他的心也渐渐“不安定”起来。终于在1993年的初春,施建全向家人提出去祖国大陆创业。父母看着这个儒雅的一直孜孜不倦读书的刚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小儿子,有点不舍,但更多的是担心。父母劝说他,他的几位兄长在台湾其他城市开的肉松店风生水起,叫他‘克隆’一下兄长的经营模式,再在台湾找一个门店,即省事又省心。但施建全却不是这么认为,他笑着对父母说:我们的祖国日益强大,在国际上的话语权也越来越响亮,我作为有文化有思想的炎黄子孙不仅要把我们台湾高品质肉松文化传播出去,更要为祖国的发展添砖加瓦,因此,在1993年夏天,施建全坚定地带着“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信念来到了东海之滨的美丽城市——宁波。

  这时,一位在宁波打拼多年且小有业绩的台商得知“肉松施”的传人来到了宁波,便东托西拐千方百计找到了施建全。台商诚挚地邀请他到一家著名食品公司作高层管理员,并许诺给以高薪。应该说,对于初来乍到,不熟悉宁波情况的施建全来说不失为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可他婉言谢绝了。他说:单纯为了做生意、赚钱,我是不会跑到宁波来,我是为了传播台湾肉松的品质,为了弘扬台湾饮食文化,也为祖国的社会经济发展作一些贡献的信念而来。

  这以后,在当地政府支持下,弄好了厂房;化费了大额资金,购置了先进设备,几个朋友看好他的“家族品牌”也参股了进来,然而选择一个吉利的日子,在一阵鞭炮声中“宁波鹿港食品厂”开张了,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顺理成章。但是,“创业”“办厂”说说轻而易举,真正“创办”起来却是相当的艰辛。工厂的发展并未如施建全所愿,一帆风顺,而是跌宕起伏。施建全总以为“酒好不怕巷子深”,自已又传承了家族制作肉松的技艺,但是,这个在台湾再正常不过的小零食,在工厂开张后的一年间却鮮有人问津,年底一盘算居然亏了20万,而且第二年、第三年……发展仍差强人意,甚至一度陷入好友撤资、工人解散的困境。

  “那么,后来情况又如何?”我忍不住打断了他的略显沉重的讲述。施建全向坐在旁边的许琳作了一个亲昵的笑容,不无风趣地说:“后来我太太来了,她不仅给我带来福气、运气,而且还带来了创新思路。”

  那时在1997年秋天的一个上午,施建全正做着下午回台湾老家探亲的准备工作,一直惦记着他孑然一身的一位老客戶喜气洋洋地来到工厂,满脸喜色地对施建全说,给他介紹了一位非常好非常好的诸暨姑娘,这位姑娘就是许琳。施建全简单询问了一下姑娘情况,也没有太刻意的打扮就骑了辆摩托車往钟公廟去见许琳。回來后,他的脑子一直映现着和许琳的交流,他觉得这位姑娘很中意,就赶紧拿了点自产的肉松又送到她家,权当是提亲的見面礼。

  在一旁的许琳抿着嘴笑起来:“都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年,但他第一次到我家的情景我还记忆犹新呢。他走进我家,身上全是肉松香味;看到我们家猪圈里那些小猪显得特别开心,还不时逗弄小猪几下,我感觉这是个有爱心的男人。当时,我妈妈给他煮了8个鸡蛋,他竟一口气全吃下去了,事后我才知道他对鸡蛋其实还有点忌讳,因为他对鸡蛋有点过敏。”许琳又说道:“有一次我妈妈因为食物中毒,需要紧急送往医院,但是因为病情紧急,很多小医院都不敢接受,这时他二话不说,直接背著到車上,又开車到大医院后再背到急诊室。”说起这些,许琳的嘴角上扬起了幸福的笑意。

  “看你说的,多大点的事,都是一家人,你妈妈就是我妈妈。这是理所当然的。”施建全笑着嗔怪道。

  许琳的确是施建全的“贵人”。遇到许琳后,慢条斯理又不擅长“外交”的施建全可以把更多精力投入到肉松的工艺研究当中,将台湾本色本香的传统家族工艺和宁波人对色香味的追求融为一体,精心研制受人喜爱的肉松。而快人快语的许琳则更多把時间花在市场业务上,不遗余力地帮助先生宣传产品、拓宽市场。

  为了保证食材的新鲜,每天凌晨四点,当很多人还在睡梦中,夫妻俩就已经去采购当天的热气温体优质猪的后腿精肉。当时许多菜场的摊贩一开始都不理解他的想法,施建全就不厌其烦地向他们解释,做肉松猪肉一定要赶时间下锅,这样处理后的肉松才会呈现晶莹剔透的丝感,这样才能保证品质和口感。后來他們开始认可了这种理念后,都成为了施建全肉松的稳定供应商。

  在之后猪肉多次涨价的市場情況下,施建全坚持不懈自己的原则,別人家用鸡肉做的肉松甚至可以在猪肉涨价的情況下降价,他只是象征性的涨1块钱,宁愿自己赔本,也一定要用最好的原料制作产品,绝不以次充好。当然,如果摊贩以次充好,只要发现一回,施建全立马和他們断绝供应关系。

  夫妻齐心,其利断金。在夫妻二人的共同努力下,鹿港食品的名气如早晨的太阳渐渐升了起来,从供货给宁波本地商家发展为进驻到上海等高端商超。

  人们总以为施建全会一门心思发展工厂,想不到施建全又别出心裁要开门店了。当时,亲戚朋友都劝他们,鹿港食品名气已经打出、工厂生产有条不紊,这么多年辛辛苦苦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但施建全却有自己的想法,他说“我是宁波女婿,我希望为这座城市多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让更多的宁波人能品尝到施家百年传承的肉松,让我的品牌和這座城市同呼吸,共成長!”于是,2015年9月,夫妻俩在南塘老街开设了这家鹿港大施美食店,以售卖当日现炒的肉松为主。

  “鹿港大施”对施建全而言,不只是一个肉松品牌,更体现了鹿港人良心经营、绝不忘本的从商理念;而对许琳来说,这里是祖国大陆连接台湾的一个良好的宣传平台,是两岸爱心聚集站。

  百年传承,木槌敲打,手工翻炒,人工控火,坚持用最好最新鲜的原材料、以极其专业的工匠精神,采用高温灭菌设备进行消毒杀菌,並结合现代科学技术保证产品质量,保证和提升产品品质。夫妻俩美丽的邂逅以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追求品质的故事深深打动了许多许多人,以至于中央电视台也专门派记者到宁波采访。

  ……

  这时候,夫妻俩顺手从产品展示柜上拿了几包肉松,撒开包装热情地叫我品尝。我实在不忍心把如此美好的物品填进口中,只是小啜了一口,瞬间香味溢满整个口腔,沁人心脾、回味悠长,极其舒畅地流进了心田,霎那间千千情结直抒胸臆,还有丝丝温情,丝丝沉醉……

  参观完毕“鹿港大施”,一看时间我大吃一惊,在这美妙的地方竟不知不觉逝去了几个小时。外面的天空早已大黑,但这里仍是灯火通明,肉香缠绕,客人依旧进出不断。

  我不禁感叹道:品味“鹿港大施”肉松,就是在享受美好的人生!(撰稿:童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