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庭审中如何“起疑发问”

2019-09-18 来源:今日河南网

 

■河南省清丰县人民法院 郑喜宽

  庭审,在很大意义上是“听审”、听与看,即带着思考并对照诉讼材料听和带着思考并对照诉讼参与人的回答看,以实现直接证词原则。不直接把诉讼材料和诉讼参与人的回答对照着用心听、用心看,就现实不了证据裁判原则,就问不好官司,结果就有失公允,引发一方、双方当事人以及全社会的怨情。如赵作海杀人冤案,不可否认与主审法官对赵作海的申辩听得不细、不准以致对证据看得不细、不准有很大的关系,结果引发很大的社会怨情。当初,如果在所谓的证据和事实面前,令赵作海描述一下杀人动机和过程,对照着指控材料,好好听听看看是否合乎情理、合乎逻辑,也许就不会冤枉他了。

  要想听得细、听得准,首先要问得细、问得准。这就要求法官首先要练好两大基本功,即“疑功”和“问功”。就“疑功”而言,法官要具备“怀疑一切”的思想素质,并用“怀疑一切”的眼光看待“八大诉讼证据”(书证、物证等),不管是本证还是反证,即便是原件,也要对其出处、来路提出质疑。出处不祥,不可为证;来路不正,不可为证,这是“三大证据规则”(民事、行政、刑事证据规则)的原则规定。例如:一个人说另一个人用砖把他的头砸伤,但是找不到那块砖了,随便从一个地方拿一块砖,是不可以作为证据的。怀疑不仅要紧紧围绕直接证据进行,而且要紧紧围绕事实焦点进行。当然,对间接证据和事实重点也要进行合理、必要的怀疑,否则,难免形成以偏概全的心证模式。就“问功”而言,法官要具备“有疑必问”的思想素质,一听到并且一看到不合情理、不合逻辑的情况,就要仔细问、反复问,直到听清楚、看明白。细心的法官,一定能听出来当事人前后的说法往往会有所出入,切不可对前后不一的“出入点”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否则问不出、看不出案件的完整事实和当事人的真实意思。现在开庭,在法官、书记员、原告、被告面前,各放一台电脑是不够的,最好还要各放一个键盘,不妨令当事人把想要回答的问题直接键入电脑,这样就不会出现拒绝在笔录上签字的情况,也不会因笔录争议引发上诉甚至上访。

  有人说,审不仅有看的意思,而且有问的意思,不错,听后必问,问后必听,听和问应当是一个反复循环的过程。光仔细听不仔细问不行,光仔细问不仔细听也不行。听不仅要听主要事实,而且要听次要事实;问不仅要问主要事实,而且要问次要事实,因为,主要事实和次要事实之间往往存在着一定的因果关系,甚至存在着相互转换关系。例如:甲欠乙钱,乙让丙去向甲要。甲让丙打了个收到条,事后起诉丙还钱。如果不问丙是否把钱转交给乙、乙是否又直接向甲要钱,那么,就必将形成失之于偏的心证模式。